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6424|回复: 0

证金贵金属澳联储降息希腊退欧风险暂缓

[复制链接]

45

主题

45

帖子

168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168
发表于 2021-1-29 06:54:0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三三得九
  

  三三得九

  ——兔子飞飞

  

   

  从幼儿园开始,我就崇拜老师这个职业。

  高中毕业的时候,忽然发现一个令人恐惧的事实:学生们一拨又拨的走了,老师还是那几个。每次毕业的时候,学生们都是年轻稚嫩的脸,青春而阳光。可是,老师却很快的老了。

  时间如果用秒来算,很漫长。如果分、小时,然后用天数、月数、年数来计算,我都觉得好漫长。那个时候年纪小,总觉得时间过得好慢。

  毕业的时候有个传统游戏,就是拿个小本子,让同学朋友在上面写点什么。

  那次把本子交给语文老师的时候,他下笔如飞。

  我吃惊地说:“老师写得好快哦!”

  他微微一笑:“我都送走三届学生,三三得九年,早练熟了!”

  那一天北京荨麻疹专科医院,发现时间居然还可用“届”来算。

  一届又一届,我也从学妹变成了学姐,辞旧迎新,早已习惯了过客的来去匆匆。可语文老师的那个“三三得九”的乘法,忽然让我觉得真有日月如梭之感。

  老师们计算时间,是用届来算的,如果按届来算,掰开手指头,小学是六年一届、中学、高中都是三年一届,无论哪个阶段,都用不着数完我们的十根指头,老师们就已经韶华已逝,满头银丝。

  时间居然用只能用个位来数!

  教师节来临之际,脑海里不断地闪过记忆里的那些老师。他们在我的记忆里仍然青春貌美,年轻英俊。我拿出曾经那些合影时的毕业照,连笑声似乎都还在耳边回荡。可我知道,经历了一届又一届后,他们早已不再是当年的旧模样。

  可是,我怎么也找不到小学毕业时的照片了。在那张照片上,我笑得很美。还是在那张照片上,她没有笑,脸上有一丝忧郁。可我仍觉得她很美,回忆千遍都不厌倦。

  她是带我们那一届毕业班的数学老师。

  她就是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最美的铁老师!

  老师给参加数学竞赛的同学补课。琴是其中之一。

  我是琴的跟班,常在放学后徘徊在教室门口等琴。

  那天没有什么不寻常的,放学后,我在琴补课的教室外探头探脑。

  有人轻轻拍了拍我的肩,一回头,是铁老师。我吓得有些口吃,不知所措地看着她。我是个差等生,看见老师就晕。

  我想溜,铁老师却用沙哑的嗓音说:“你也可以参加比赛呀!”

  我以为听错了,呆呆地看着她。她的笑温柔而真诚。

  “我成绩差。”我声音低低的,脸上有些发烧。

  “只要你努力,一样可以参加比赛。人人都可以做到的。”她仍然微笑着说。

  我最终没有走进那间教室,铁老师的笑容好美好美:“你想一起听课,什么时候都可以来。”

  那天是飘回家的,在妈妈面前,我得意地说:“人家铁老师讲了,我也可以参加数学竞赛的!”

  妈妈手里剥着菜,笑着说:“你要是数学考一百分,我用手板心煎鸡蛋给你吃!”

  数学课前所未有的吸引我。

  只要铁老师一走进教室,一看见她微黑的脸、白白的牙、温暖而亲切的笑容,我就会无端地快乐。

  有一天来了代课老师,那些日子我魂不守舍,惴惴不乐。

  铁老师病了!

  班干部们相约去看铁老师。那个年代,只有成绩好的孩子才有这样的特权。琴是学习委员,我求了又求,她便自作主张开了后门捎带上了我。

  憔悴的铁老师披着一件深米色的西装,从床上爬起来接待了我们这群小客人。

  那是冬天,我们围坐在她家的小火塘边。因为拘束,大家都不好意思说话,我更是紧张得头都不敢抬。有那么一会儿,彼此无言,我羞怯慌乱得透不过气来。偶尔一眼,发现旁边同学的棉鞋模样古怪,逗人发笑。紧张拘束加上那双可笑的棉鞋,我忽然控制不住地傻笑起来,笑得浑身抽搐。

  大家被这忽然的变故弄傻了,全都直眉楞眼地瞪着我。

  空气里弥漫着一触即发的笑气,很快,他们就再也控制不住地狂笑起来,他们不知道我笑什么,也不知道他们自己笑什么,反正谁也控制不住。

  铁老师也笑起来,不断咳嗽。刚才还惨白的脸,一下子变得红朴朴的,很好看。她伸过一只瘦弱的胳膊,拍拍我的肩,安抚着心口都笑疼了的我。

  后来,铁老师回来上课了。我的心便又有了依靠。

  琴说,铁老师实际上不是因为感冒请的假,依她的个性,除非病得倒下是不会离开讲台的。她是被她男人打伤了,眼角软组织挫伤,因为觉得丢人才请的假。

  琴说,铁老师婚姻不幸福,她男人常常喝醉酒后她打。

  琴的妈妈是铁老师的同事,琴的话一定是真的。

  看着忽然瘦弱下来的铁老师,我小小的心里激起万丈波澜,好多次都想象变成什么武士跑去痛揍那个坏男人。还没等我变成勇敢的武士,我就小学毕业了。

  汇考的时候,我数学考了一百分!毕业考的时候,我数学考了99分。

  我没吃上妈妈的手心煎鸡蛋,却以0.5分微弱之优势进入了重点中学。

  照毕业照的时候,后面四个小男生捣蛋,因为可乐,我笑得灿烂。照片洗下来的时候,我忽然发现铁老师的脸上没有一贯的笑容,疲惫而忧郁。那段快乐的回忆忽然有了伤痕。

  毕业了一次又一次,却再没有遇上那样美丽得让我怀念和心痛的老师。

  一届又届的时光飞逝着。我忽然害怕去面对那个字眼,在这一届又一届花开花落里,美丽的老师会是怎样一张沧桑的脸。想起她的美好,还有伴随着她的不幸。在这个万籁俱寂的夜里,我忽然痛哭失声。

  梦里,铁老师被一个伟岸的男人宠爱着。

  梦里,铁老师牵着爱儿的手漫步在阳光里。

  还是在梦里,老师为我擦去眼角滚落的泪水。

  不愿去回忆,不愿去面对。

  如果梦可以不再醒来,我宁愿永远留在梦里。

  三三得九,我亲爱的老师经历了几几得几呢?

  每一届都是她生命的年轮,每一届都是她的辛酸与幸福相伴的人生。

  而这居然只能用个位去计算,岁月是不是太残酷了一些?

  老师,您又送走了哪一届的学子?您过得还好吗?

  在这个万籁俱寂的夜里,我真的非常想念您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新加坡六会彩开奖号码toto 新加坡六福彩官方网站 新加坡六星彩怎么投注

GMT+8, 2021-3-9 02:36 , Processed in 0.109201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